巨口油坊厝

2019-12-04 09:40:19 来源:快乐飞艇手机版

油坊厝,位于延平区巨口乡巨口村,建于清代咸丰年间,已有160多年历史。它历经清代、民国、新中国三个时代,可谓延平近现代史的记忆馆;它记录了新中国成立后基层政权建设、剿匪斗争、土地改革、互助合作、人民公社化、文化大革命以及教育、卫生发展进程,是不能移动的档案馆。

笔者于新中国成立前后曾三次因探亲小住油坊厝,亲见亲闻油坊厝的传统家庭文化和厚重的地方史,印象深刻,记忆犹新。

一、贡生故居

房主陈彦昊,清代贡生,在科举制度时,地方儒学生员(秀才)升入国子监为太学生,即在京城国家办的学校毕业的身份,意思以人才贡献给皇帝,故名贡生。陈彦昊是樟湖坂名门望族,是一个富翁,他有三个儿子陈扬斌、陈扬雍、陈扬政。长子送去读书;次子办油坊,经营木材生意;三子管理田产。孙子陈守番考上秀才,因科举制度取消,就改行学医成为一名中医。他在樟湖坂有一座祖传房子,由于家庭人口的繁衍,在樟湖找不到建大厝的地盘,故在巨口买地建房,这座高墙大厝三进九十九间,有正厝、横厝,规模宏大,建构讲究,质量特优,雕刻精美、泥塑称绝,是延平经典清代民居之一。

二、土匪祸患

巨口与古田为邻,离县城最远。历史上是土匪盘踞的山乡。据从日本复印的清顺治《延平府志》载:巨口属垂裕乡余西里“寇周章仔啸聚于此”,就是周姓土匪割据的地方。

传说,有一天,匪徒来到油坊厝,绑架了陈彦昊作为人质,要敲诈大洋一千块,彦昊的三个孝子下跪求情,要儿子换父亲,匪徒不肯,老迈的陈彦昊被押至土匪窝点。陈家一时拿不出一千块大洋,无奈,为老人的生命安全而变卖田产、粮食及妇人的金银首饰,交了赎金,陈彦昊才被放回家。

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匪患更甚,陈家多数男子被土匪绑架、勒索,苦不堪言。有一段时期陈氏家族全部逃离巨口,或搬回樟湖坂,或逃到慕坑(今馀庆)。其间,油坊厝有十几年无人居住,家族也日趋衰落。

三、茶油坊市

《南平县志》载:南平产茶油、桐油、菜油、麻油、桕油。茶油是传统的优质食用油,又可燃灯,是南平的特产之一。巨口是茶油的主产区,家家户户种油茶树,有一万多亩。茶籽榨出油,先将茶籽打碎,经过干蒸,稻草包扎,压榨等工艺。当时,巨口有三座油坊,农户可以用茶籽到油坊换油,也可以出售茶籽。茶油的副产品茶饼渣可作洗衣服的肥皂,或作肥料,茶渣饼液还可以毒鱼、毒泥鳅等。

陈家大厝,油坊与厝相邻,故名油坊厝。油坊是陈家的传统产业,称百年老坊,迄今仍存有茶油存贮设备。当时巨口茶油产量大,不仅供应当地百姓食用,更多的出口樟湖、南平、福州等城镇,是一种重要的商品。

四、木材商人

油坊厝从陈彦昊开始几代人经营木材生意,是一个木商。《南平县志》载:森林之富,本甲全闽,沿涧向阳之山多杉木。巨口盛产杉木,武步溪在古代是巨口水上运输通道,通过放溪,将木材漂流到闽江边,装成木排,运到福州出售。因此,杉木是大宗商品,具有财力的陈氏家族,善于多种经营,农工商为一体,加快了财富的积累,成了清代、民国时期的乡村企业家。

五、革命之家

上世纪四十年代前后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的大环境下,油坊厝发生了变化。陈氏四代孙陈文龙当了巨口村保长,保长大多名声很坏,抓壮丁是最不得人心的事,有幸,陈文龙当保长没有抓一个壮丁。巨口又是共产党的游击区,保长必然要红与白之间都要介入,油坊厝又成了游击队的联络点,游击队员进村,陈文龙要安排吃住。解放后,陈文龙被政府确认为“五老人员”。

油坊厝第二房因匪乱搬回樟湖坂,逃难时也要寻找生活出路,便选择当教师。四代孙由廉、由桂、由仲三兄弟都考上师范学校,毕业后,由桂当了余西里(今馀庆)小学校长,由仲升入福建师专深造。陈由仲在校期间就秘密加入共产党参加了革命,后入伍31军青干大队。在解放战争中光荣负伤,一块牌匾送到油坊厝“光荣之家”。

古人说富不过三代。油坊厝传到第四代,贫富已经分化,多数子孙是无地少地的农民,成了无产阶级。解放后土地改革中有几户评为地主成分,成为无产阶级的专政对象。迄今,繁衍了8代,151人,在全省全国各地谋生,他们常回巨口寻根访祖,聆听油坊厝酸甜苦辣的历史故事。

六、乡政遗址

民国时,巨口隶属南平县第三区(樟湖),称馀东西乡公所,驻地在巨口,后移到慕坑。新中国成立后,巨口最早属南平县第二区(大坝),不久,改属第三区(樟湖坂),称巨口乡政府,乡大于现在的行政村,乡干部也不脱产。土地改革时,油坊厝陈氏家族,有几户评为地主成分,油坊厝属地主的被没收,其余的被征收,除分配无房贫农外,其余作为巨口乡政府及乡农民协会,民兵、青年团、妇女组织办公和活动场所。诚然,油坊厝是新中国农村基层政权的见证者。

七、剿匪营房

新中国成立初期,巨口一带土匪十分猖獗,干部群众常遭抓捕和杀害,地方政权受到严重威胁。

1950年冬,全县开展剿匪斗争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二十八军八十三师剿匪部队,配合南平县武装,有几十人驻扎油坊厝,解放军纪律严明,军民鱼水情;战士为农家挑水,农民为剿匪部队带路,农妇为战士洗衣煮饭。

1950年12月,土匪袭击田溪村,抓捕群众80多人,3人被杀害,烧毁房屋10栋。剿匪部队紧急出动,救回群众60多人,残匪从村头方向溃逃。1951年初,又有一股土匪洗劫田溪村,农会主席和三个民兵骨干家属被杀。经过剿匪部队、民兵半年的围剿,巨口地区的土匪才被消灭,剿匪结束后,油坊厝又成为土改队的住所。

八、兴学办医

土地改革结束后,农村开展扫除文盲办学校,巨口乡最早创办的一所初级小学,设在油坊厝,从1952年至1956年,共招生五届,第一届招8人,第二届3人,第三届1人,第四届4人,第五届5人,陈杰是校长兼教师。首届学生王其香后来当了南平市(县级)教育局局长、闽北日报副总编。1957年,巨口小学建了新校才搬出。

早期巨口医疗站设在油坊厝,早初的赤脚医生,就是与农民一样记工分的乡村医生,当代人听不懂的名词,却解决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民看病问题。

油坊厝,曾经还是巨口粮站,至今仍保留部分粮仓,是粮食统购统销历史的物证。

九、公社史迹

1952年,从农村互助合作社,到1958年人民公社化,这段历史时期,现在的青年人大都不知道,人民公社这个词组也无人能说清了。

1963年6月,南平市调整撤并人民公社,将慕坑、上浦两个人民公社合并,改名为巨口人民公社,社址便设在油坊厝,新公社楼建成后才搬出。油坊厝成了巨口村大队部。在这里又经历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,油坊厝的文物,如柱联、牌匾、瓷器等遭到破坏,今日仍然可见到文革时写的“兴无”“灭资”的标语,即大兴无产阶级,大灭资本主义。

巨口油坊厝,从古建筑的角度看,它是延平现存不多的经典古民居之一,当今亿万富豪都无法复制的大厝。从地方史的角度看,陈氏家族集儒学、儒商、儒工于一体,是封建社会资产阶级的典型代表;从文化教育和旅游的角度看,它可看可讲,是一部乡土画卷,又是一处值得观赏的景点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重视历史、研究历史、借鉴历史,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、把握今天、开创明天的智慧。所以说,历史是人类最好的教师”。油坊厝具有古为今用的历史价值,现代的钢筋混凝土高楼,它的寿命50~70年。而油坊厝至今仍然鹤立鸡群,我们今天要加强保护,防火防水防蚁,建议将它列入延平区文物保护单位。(参考陈氏后裔陈增玉、陈登临、陈用铮提供的信息)

[责任编辑:陈雨薇]
快乐飞艇手机版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